新闻中心news

一块腕表一年“跌出”一辆保时捷

2024-03-09 14:35:22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开博体育官网入口原创 每经记者 每经影视 收录于合集#劳力士 2 个 #保时捷 1 个 #腕表 1 个

  “说白了我们就是搬砖的,(将表)收进来加一点利润卖而已……对于我们而言,价格上去、下来其实卖得都差不多。相比较以前,现在利润低因为市场行情透明,各个平台都有人在做,像劳力士一块十几万元的表可能就赚一两千块钱。”

  谈及当下二手奢侈品腕表的市场行情,11月29日下午,“兔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此说道。

  兔哥是腕表圈的资深玩家,他在自己运营的视频号用两句话介绍自己:三十多岁,只会玩表。在线下,兔哥的门店被多位消费者称为“上海最大的二手腕表店”。

  上海普陀区,新会路与胶州路的交叉路口门店林立,这里距离寸土寸金的上海静安商圈仅两街之隔,是普陀区的核心商业圈之一。兔哥负责的门店就坐落于此。一间不算大的店面里,整齐摆放着两排展示柜,各式各样的手表密密麻麻地铺满柜面,价格从几万元到百万元不等。

  店里售价最贵的一块理查米尔腕表被摆在门店最中心的位置,这块曾被市场炒到200多万元的二手腕表,如今价格已经降至150万元。

  一块腕表,仅一年时间价格就“跌出”一辆保时捷,这在业内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

  11月中旬,“二手劳力士和百达翡丽腕表价格下挫”的消息冲上热搜。据多家媒体援引外媒报道,因供应增加,市场对昂贵手表的需求持续下降。今年10月,二手劳力士和百达翡丽手表在二级市场上的价格跌至两年来新低。随着供应量增加以及二手手表经销商出售库存时间增加,有迹象表明,手表市场进一步走弱。“我们看到市场下行压力越来越大,这可能会导致价格进一步下滑,因为经销商降低价格以追逐销量。”英国手表交易平台Subdial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蒂·戴维斯表示。

  相关报道还显示,Subdial手表指数10月下跌了1.8%。该指数追踪二手市场上交易额最大的50款手表的价格,彼时较2022年4月的高点已下跌42%。

  据腕表市场监测平台WatchCharts数据,截至11月28日,全球二手奢侈品腕表的价格指数较2021年3月11日的最高点已下跌近36.96%。其中,劳力士、百达翡丽、爱彼旗下腕表价格指数在一年内的跌幅分别达到8.5%、15.1%和19.1%。波士顿咨询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上述三大品牌几乎占据了中国二手腕表交易一半的市场。

  种种信息显示,一“劳”永“溢”的时代,似乎一去不复返了。但在国内二手腕表从业者看来,媒体给出的时间节点并不准确。

  “实际上,美联储加息前夕的那一段时间才是真正的高点。”钟问分析认为。钟问曾在某连锁高端时尚百货公司担任助理总经理,在腕表行业从业十年,业余时间还运营聚焦钟表行业的个人公众号,对腕表二级市场也颇为了解。“我印象很深刻……2021年年底的时候开始涨,到了2022年的1月、2月、3月,行情有的时候一天一个价……从美联储转鹰加息和缩表,整个行情又开始破裂,很明显‘咣’地掉下来……”

  “有的钟表商之前囤的(爱彼皇家橡树50周年纪念款),就七八个月时间,基本上一只表就能让他‘交代’一辆保时捷进去。”钟问向记者说道。

  在任贤的记忆里,二手腕表价格出现波动的时间还要更早一些,可以追溯至2021年。

  任贤在新天地的一家二手腕表门店工作,从业十余年,其所在的门店以线上销售为主。任贤向记者介绍称,在2021年探至高点后,二手腕表的价格就开始出现变化,“行情都有一些变化,也不能说完全下跌,整体没有之前那么高,它也是一个波动。”

  成百上千种腕表型号中,劳力士是市场公认保值的硬通货。据任贤介绍,目前国内二手腕表市场,除了劳力士,其他品牌腕表价格下滑都比较明显。

  尽管二手腕表的价格出现下滑,任贤所在门店的生意还没有出现太大影响。钟问对记者表示,一般来说,做二手腕表生意的人都有相对稳定的客群,手表价格的浮动对客群的影响并不大。兔哥亦坦言,尽管目前生意的确受到行情影响,但“买得起的人终究还是买得起”。

  钟问把腕表市场分为量和价两部分来看。他向记者表示,如果从量来看,的确目前的市场是冷的,但如果从价格来看,腕表的价格其实“没跌多少”。

  以黑色陶瓷材质的爱彼皇家橡树为例,官方售价约80万元的表,(二手腕表)一度涨到200万元如今又跌回130万元至140万元。与前几年相比,尽管价格出现近25%的回调,这块表依旧是“赚”的。

  业内人士通常将腕表市场分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所谓一级市场,就是指腕表从品牌直营店、经销商处售出,中间没有转过手。而二级市场,则指表的产权有转手行为。

  “我们这几年讲二手表市场规模扩大的情况,我觉得是有点错误的。实际上是因为有一些热门品牌的热门表款,现在你在常规的渠道买不到,才导致你要去二级市场上买。”钟问向记者介绍称,根据去年波士顿咨询的报告,百达翡丽,劳力士和爱彼三个品牌在二级市场上的占比达到50%以上。“按照以前的概念,不考虑上述三个牌子的话,基本上二手市场没有增加多少。”

  热门品牌、热门腕表,两个“热门”的背后显现出一门供需博弈的学问。品牌经营策略之下,顾客想从一级市场购买奢侈品腕表的时间周期往往长达数年。以劳力士为例,求购热门表款的顾客名单一般都(排队)长达两年之久。

  据钟问回忆,炒作腕表的萌芽,始于2017年底。“之前皇家橡树、劳力士绿水鬼、百达翡丽部分鹦鹉螺都是打折的,从2017年年底开始,情况就不太对了,开始买不到了,开始大幅溢价了。钢款鹦鹉螺5711A以前18万元就能买到的表,一下子就涨到了27万元、28万元的位置。”

  腕表上涨的行情持续到2020年,受到全球新冠疫情的影响,价格开始短暂下跌。“但其实也就跌了半年左右时间,21年整个行情大涨,21年年底的时候涨得越来越离谱了。”

  记者采访的多位二手腕表从业者都对记者表示,手表的价格没有明显的主导方,基本都是随行就市。但从种种蛛丝马迹来看,腕表价格波动的背后,品牌方的身影若隐若现。

  钟问向记者表示,在2021年底,有一件标志性事件——百达翡丽和蒂芙尼有一个合作的限量款鹦鹉螺,表壳是钢的,只是表盘改成了蒂芙尼蓝色,在纽约拍卖会上拍出了人民币4000多万元的价格。

  这一事件也将腕表行业点燃,把行业的价格再次推上高点。拍卖是品牌方想要影响行情常用的间接手段,更直接的方法是上调腕表的官方售价,收回经销商的代理权改为直营,或者直接关店。

  一般而言,每当瑞郎与欧元之间的汇率发生一定变化,部分品牌方会相应调整表款的出售价格。以积家的超薄月相大师举例,两年左右时间,这款手表的官方售价已从7万元出头涨到了9万元出头。

  不过涨价是个双刃剑。“如果还能延续21年的行情(涨价)可能是有利的,但是现在往下走的时候是扛不住的,等于流量产品被砍掉。”

  另一条路,是直营。钟问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为什么爱彼在前两年涨得那么厉害?就是因为爱彼在2017年左右就开始把原来的代理商都去掉,然后自己做直营,自己掌握通路。这样的话,其实对于他来说比较好操控市场。”

  “真正的奢侈品并不是市场经济。不是跟快消品一样匹配消费需求去生产的,而是更像计划经济的配给制。热门款的供求扭曲导致出现了搭售和溢价的现象,因此带来了长期的话题性,而这恰恰是品牌不能明言但实际上求之不得的。”钟问直言。

  某跨境电商销售与品类管理总经理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腕表行情与经济有关,“(此前)新冠疫情起先为什么有两个类目起得非常快,一个是奢侈品,第二个是收藏,因为背后的投资属性、避险因素。”

  谈及前两年行情猛涨,钟问向记者分析称,前两年有一些国外的投资基金进入行业来进行炒作。

  钟问向记者提供了两个腕表基金投资网站,记者注意到,在其中一个网站上,运营方为投资者提供了包括江诗丹顿、劳力士、百达翡丽和理查米尔四大品牌在内的四只基金,总规模从7.5万美金到50万美金不等。据其宣传资料,四只基金的24个月回报率从40%到90%不等。不过,这类网站往往鱼龙混杂。“国内应该是没有这种投资基金的,不知道是不是庞氏骗局。”钟问猜测道。

  在任贤看来,腕表价格跟二手生意其实不太挂钩,真正能挂钩的其实是整个市场环境。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几乎所有受访者对记者表示,如今腕表行业的降温与当前市场环境息息相关。

  钟问向记者进一步分析表示,“但也不能说是行情冷了,热门款是有涨有跌,我只能说一级市场销售额,在这几个月下降得很明显。但是说二级市场的价格下跌,那是跟2022年3月份的顶点去比,咱们不拿高点去说,我们对比去年同期来看,其实没下滑多少。”

  钟问表示,近两个月,国内一级市场奢侈品腕表销售遇冷。“商场里面专卖店销售跌得很厉害,很多比较核心的品牌都是腰斩,十一黄金周效应都没有了。”

  一级市场降温,劳力士品牌也不能幸免。据公开报道,阿联酋腕表零售商Ahmed Seddiqi&Sons母公司Seddiqi Holding首席商务官MohammedAbdulmagied Seddiqi近日表示,劳力士腕表的等候名单正在缩短,需求出现降温。

  在钟问看来,降温的品牌大多有着几个共性原因:涨价过多、品牌力不足的二级豪华品牌和中低价位品牌、男性客群消费力下降等。

  近两年,受到智能手表的冲击,中低价位的腕表销量受挫。钟问坦言,自2015年起,这些品牌的销售额就已经开始出现跌幅。此外,钟问表示,随着消费人群的迭代,运动表取代正装表的趋势也让部分正装表的价格受到冲击。

  在这个价格与市场需求并不完全透明的市场里,二手从业者是行业内对价格最为敏锐的人。

  一些变化已在行业内悄然发生。“之前还有经销商直接从一级那里拿货,当做二手来卖,现在几乎没有了。”提及目前市场的变化,任贤说道。

  对此,兔哥补充称,“主要看有没有钱赚,专柜里面拿出来的价格在他们的市场卖掉,如果有得赚还是会有人去拿的,没得赚都不拿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每经影视不对本内容之知识产权或其他权利作任何保证,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cn。

  每经影视获邀,已强势入驻网易号、搜狐账号、头条号、企鹅号、百家号、一点号等平台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搜索